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82:爱人的背叛(乡村原野打赏加更⑩)
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!求你!”

    雷雅婷双目紧闭,口中梦呓,额头也冒出细密的汗珠子,苍白的面色像极了死人。

    傅廷深被她的动静弄醒,眉头不耐地拧起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凶雷雅婷,开灯前调整好面部表情。

    心里咒骂“贱、、/人,大晚上不消停”,嘴上却道,“婷婷,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开灯,雷雅婷明显不对劲的状态让他心下咯噔。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看她肚子,才六个月大的肚子却大得吓人,白皙的肚皮被肚内的孩子撑得绷起。

    透过薄薄的肚皮,隐隐能看到一团阴影在蠕动,诡异的场景看得傅廷深浑身一寒。

    他没有喊醒雷雅婷,反而将被子摔回去,用手机拨通某个神秘号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廷深担心雷雅婷半途醒来,走到门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看雷雅婷的状态不对劲,嘴里一直说什么‘不要离开我’,肚子也大得诡异,像是——”

    傅廷深止住口,将剩下半句话咽回去。

    像什么呢?

    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爆开雷雅婷的肚子,从她肚子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若非上面的人压着,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,不愿意跟怪物睡一起。

    连雷雅婷腹中的孩子,那也是个怪物!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数秒,正当傅廷深以为对方离开的时候,传来一声恼怒叱骂。

    “蠢货,立刻将‘圣母’带过来!”

    傅廷深被骂怔了。

    电话挂前,他听到男人咬牙切齿的怒骂。

    “蠢货,自以为是的蠢货!”

    傅廷深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,但他知道预定十二月初出生的孩子……不,怪物,提前来了!

    他压抑着恐惧伸手将雷雅婷摇醒。

    “廷深……我肚子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雷雅婷梦境本就不稳,傅廷深这么一摇,她就醒了。

    心头残留的惶恐和惧怕还未散去,腹中传来的剧痛让她五官扭曲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孩子!”

    她抬手抓着肚子,肚子似乎比睡觉之前更大,大得要将她内脏都挤压爆炸。

    “快去医院!”

    雷雅婷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上一次胎梦和这次胎梦都预示即将发生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“重生”一回便发誓,这一世只爱自己,但有了这个孩子,她恍惚想起“前世”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重生”不到一年,她已经记不得前世女儿的面孔,也忘了自己有多爱她,但她记得自己很爱的。

    “重生”后这胎,不仅是她与“前世”彻底划清的标志,也寄托她对那个女儿的爱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出任何事情!

    她疼得眼冒泪花,抓着傅廷深的手臂,手指嵌进他的皮肉,抓出细细血痕。

    “放心,婷婷,孩子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傅廷深后槽牙一咬,撇开视线不看雷雅婷可怖的肚子,抬手将她抱起开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雷雅婷疼得连意识都模糊了,根本没注意到傅廷深开车的路线不对劲。

    周遭建筑越来越矮小,景色也逐渐荒凉起来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往T市中心医院的路?

    分明是开往偏僻郊区的。

    最后,迈巴赫停在一座废弃工厂门前。

    刚停下来,原先空无一人的地方突兀冒出几道看不清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‘圣母’呢?”

    傅廷深怕得两腿打颤,嘴上却道,“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黑影让傅廷深将雷雅婷抱出车,废弃工厂的铁大门吱呀打开。

    夜风一吹,脖子滋出的汗液被吹干,带起的冷意让雷雅婷鸡皮疙瘩炸起,也让她清醒了两分。

    她感觉两腿涌出粘稠温热的液体,也发现环境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廷深……我们去医院啊……这里是哪里!!!”

    雷雅婷没什么力气,肚子又疼得要炸,说完这话便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傅廷深也不演戏了。

    他脚下不停,嘴上却飞速道了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婷婷!”

    这句“婷婷”是他结识雷雅婷后唯一一句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雷雅婷被他抱上废弃工厂四楼,空气中弥漫着陈旧腐朽的气味。

    周遭浓郁的阴气让雷雅婷心跳如鼓,每一下都像是被人狠狠毒打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但绝对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抱着她的男人——不怀好意!

    “傅廷深!”

    雷雅婷被放在一张干净的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她侧首看到傅廷深的背影,心中越发慌张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回来!

    但她看到的却是被关上的大门,以及毫不留恋的背影。

    雷雅婷想要起身,一股逼人寒意从外部透过肌肤直达骨髓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空荡荡的室内浮现数十道盘旋着黑红煞气的黑影,这些黑影……

    全都不是活人!

    雷雅婷惊恐得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此人站在手术台前,浑身笼罩在黑袍下,但她没看错,这人手中还反握着一把锃亮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雷雅婷抱着肚子,两腿流下更多温热的液体。

    她想向后缩,内心有个声音告诉她快跑,别顾孩子,但两腿就是不听使唤,稍微动一下都是奢望。

    平日如臂使指的法器宝贝这会儿却集体装死,体内的元炁也调动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身体快点动啊!

    那人不回答,只是抬起匕首,刀尖对准她的肚子落下。

    一声惨烈高亢的叫声响彻整个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抛弃她的傅廷深伴随着这道尖叫,瞪大着不甘、惧怕的眼睛,四肢扭曲得躺在楼道内的血泊中。

    魂魄刚飘出身体,他就被等在他尸体旁谈笑的厉鬼撕碎吞噬。

    他没价值了。

    T市大学区美食街附近的夜市摊。

    裴叶正在美滋滋撸串喝酒,微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消息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发的,寥寥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裴叶看了一眼将手机收回口袋,将桌上的烤串全部吃完,一仰头,一大瓶啤酒灌入喉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结账!”

    老板娘正忙得热火朝天,听到这话脸色一愕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,今天只吃这么点儿啊?”

    裴叶笑着抽了根烟,一边叼着烟,一边摸出六张红色票子。

    “出了点儿事情,我朋友喊我过去解决,以后有机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结了账,老板娘给她找了六十多块钱。

    裴叶走到偏僻的角落打了一辆酆都灵车。

    “司机师傅,去郊区XX地方。我赶着救人,人命关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鬼道飙车飚起来!

    鬼司机笑道,“好嘞,您坐稳了!”

    油门一踩到底,灵车越过一道蒙蒙鬼雾,驶入鬼道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