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二十八章 遇袭
    姜子牙红着老脸收下了护身符,虽然不相信张鸭说的功效,可光光是这份艺术价值,老姜觉得自己也应该好好收藏,时常温习,才不辜负小友所赠之情。

    照例被马氏怒吼了一顿之后,姜子牙不得不去街上找工作。

    而张鸭左右无事,也打算上街逛逛,两人便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刚一上街,便见一队甲胄明亮、旗帜森然的卫队,犹如蜿蜒长龙向着城外蜿蜒前进。

    “老姜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张鸭踮起脚,在人群中张望着。

    姜子牙掐指算上一算,却觉得天机混乱纷杂,根本毫无所得。

    “小哥,你想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话,买三把无心菜,老妇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在张鸭身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愣了愣,张鸭转头便见那个卖菜的老大娘。

    这家伙昨天坑了自己,不过万幸,无心菜很好吃。

    张鸭又花了九个铜贝,买来一整捆无心菜,便听那大娘如数家珍道:

    “再过五日,便是女蜗圣人的诞辰,这是大王率领百官出城祭祀神女,以求国泰民安、风调雨顺哪!”

    这次果然没有白花钱,张鸭得到的消息很是了得。

    纣王女蜗宫题诗,乃是重要的洪荒事件,见证显然会有大功德啊,张鸭当即打算前往围观。

    没想到姜子牙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时的姜子牙还不是那个反商志士,虽然有玉浊圣人之命,但他多半只记住了可享人间富贵这句话,对于封神的事情并不是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此时听说纣王出行,一向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的姜子牙,也觉得自己应该去碰碰运气,说不到能遇到明主赏识。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立刻尾随纣王的出行队伍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跟着纣王队伍的百姓还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女娲庙乃是在旧都边上,那旧都虽然渐渐没落,但毕竟也是一座大城,朝歌与旧都之间多有姻亲之家,行商之人。

    无论是走亲戚还是运货,跟着大部队走肯定是最安全不过。

    张鸭、姜子牙二人跟着天子仪仗出了朝歌南门。

    行不百里,忽然一阵飞沙走石,妖风阵阵。

    姜子牙定睛一看,远处飘来滚滚黑烟,乃是有妖魔作祟欲冲撞王驾。

    这天子脚下、朝歌近郊,居然出了这等事情,显然并不寻常。

    纣王的近卫自然都是精锐,立刻摆出环形大阵将纣王的王驾守护在中央。

    接着他们甲胄相依、干橹相连,唱着战歌喝向黑云,长枪一搅,数个妖魔便变成筛子掉落下来,血肉模糊的眼见不活。

    可谁知,那黑云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,真正的杀招乃是一只张着巨口的钻地蠕虫。

    它暗度陈仓绕过近卫,从纣王的车辇处忽然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它并无心杀死纣王,而是制造混乱,乘机放出一股烟雾,悄悄飘向纣王。

    但近卫们可不认为这个张着血盆大口的虫子不会吃人,连忙掉转刀兵准备去救纣王。

    然而或许是被蠕虫所惊,或是被蠕虫偷偷放出的烟雾迷惑,纣王车架的马匹忽然失控,朝着后方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那蠕虫也破开地面紧随而去。

    方向正是张鸭等平民所处的队伍尾端。

    姜子牙又惊又喜,喜的是自己一展胸中所学,斩妖除魔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。

    惊的是这只蠕虫似乎太大只了,自己这老胳膊老腿也不知是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正当他从背后取了一把桃木短剑上前想要救驾的时候,马车一个侧翻漂移,一个魁梧英挺的年轻人就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人身着冕服,正是当今天子殷受,也就是纣王。

    这纣王可以徒手托起房梁,自然长得膀大腰圆、身材魁梧。

    他一个侧翻,便压倒了大片百姓。

    蠕虫再次杀到,继续张牙舞爪的朝着纣王喷雾,似乎是想要对他施展什么妖法。

    姜子牙一咬牙,举剑就朝蠕虫的尾巴刺去。

    巨型蠕虫甩了甩尾巴,一下便将他抽飞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过程太快,几乎都没有人注意到,有一个老年猛士直面淋漓的鲜血,朝着恶龙的尾巴发动攻击,造成了恶龙HP-1的重创。

    就在蠕虫继续朝着纣王喷雾,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,忽然一个穿着杂兵服侍年轻人嗷嗷叫着冲向了蠕虫。

    “尤浑,你疯啦?快回来!”战友们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朝歌南门的守城兵,属于军饷最低,从不训练,混吃等死的混子兵,根本不是天子近卫那种可以和妖魔搏斗的猛人。

    而尤浑更是混子兵中的混子,属于混王之王的那种。

    然而尤浑此刻却像是一个勇敢的战士,朝着可怕的矩形蠕虫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显然这只举行蠕虫对于突然出现干扰自己的小杂兵很愤怒,猛的探过身子,一口咬向尤浑。

    尤浑此刻浑身颤抖,心中无比恐惧。

    是要做一瞬间的英雄,还是要做一辈子的懦夫?

    这是个好问题,但从刚才被不知道哪个崽种踢出来的一瞬间,尤浑就知道自己没得选了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,嗷嗷叫着向蠕虫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蠕虫也嘶吼着朝尤浑咬去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人一虫嘴对嘴撕咬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蠕虫简单的大脑不能理解,这个凡人为什么嘴巴如此之大,舌头如此之长,还如此会饶舌。

    一条舌头一卷一伸,搅得蠕虫巨口中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蠕虫从嘴中喷射酸液想要把这个杂鱼给融化掉,可这个杂鱼一样的凡人忽然也从嘴中喷射出可怕的毒气,向着蠕虫反攻过来。

    蠕虫痛苦的嘶吼着,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它那点微末伎俩在饶舌嘴臭王面前,显得那么苍白,那么无力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近卫们也终于赶到,合力将扭动的蠕虫杀死,给了它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纣王扶着头冠爬了起来,虽然脑袋有些昏沉,却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刚才尤浑勇斗妖魔的一目,纣王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一指软瘫在地,陷入昏迷的尤浑道:“此乃真正的忠义之士,当好生照料,等他康复,孤要与之把臂同游啊!”

    说着,纣王上前扶起尤浑,却忽然闻到了什么,鼻子抽了抽,两眼一翻,彻底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感谢大砀山帝国皇帝打赏100起点币
为您推荐